人大动态 | 全国人大 | 河北人大 | 各地人大 | 网群联播 | 本网理事 | 原创天地 | 研究会之窗
 人大概览 | 立法聚焦 | 监督纵横 | 议案建议 | 人事任免 | 人大论坛 | 代表工作 | 人大会专题
 法治报道 | 立法动态 | 法治时评 | 法治报道 | 经济与法 | 反腐倡廉 | 法律教育 | 研究会特刊
   民主法制网公告: · 关于民主法制网开设“直面选民”专栏的启事!

民主法制网核验系统

您当前的位置:民主法制网 -> 莫道风流 -> 内容 -> 资料内容

七十二

 来源:本网综合     发布时间:2015/11/4 15:18:55  
 

  今天是方志强和秦榛约好郊游的日子。方志强在宿舍里忙着准备。他把要穿的上衣平铺在桌上,把铁缸子倒满开水,压在衣服上熨烫。虽是土法上马,可结果方志强还算满意。熨烫完,他提起那件衣服轻轻一抖,穿在身上,然后对着镜子整理一番,直到一切满意了,便踩着乐点奔出楼去。这时秦榛迎面走过来了。
  “等得不耐烦了吧?”方志强怕她抱怨,巧嘴相迎。
“  我还以为你忘了这事呢!这么长时间都干了些什么?”秦榛还是没有饶恕他,对让她一个人在外等那么久有点责怪。
  “对不起。”方志强陪着笑脸道歉:“我熨了一下衣服,无意中耽搁了,勿请原谅,我亲爱的。”
  秦榛对他这般模样无可奈何,也就不再计较,走过去,用手轻轻拍他一下说:“别耍嘴皮子了,快走吧!
 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,也是景色迷人的时候。郊外的原野金灿灿、黄橙橙的。方志强和秦榛手拉着手,跑到林中,尽情呼吸着大自然的空气,充满了一种喜悦的心情。大概秋天也是爱情收获的季节。
他们向林中走去。走着走着,出现一片杨树林,大大小小的杨树像电线杆子一般直挺挺的矗立在那里,叶子已经泛黄,树枝在风中摇着。树下的草丛很茂盛,一片一片的。几只蝴蝶和一群蜜蜂在野花上飞着寻找着,那嗡嗡的响声像是在诉说什么。林边有一条小河,曲曲弯弯伸过来,又弯弯曲曲地伸向远方。一座小木桥横在河上,桥下水响着,伴着寂寞的木桥……
  “这多美呀,简直让我醉啦!”秦榛动情地喊着,跑到桥上爱抚着发白的栏木,眺望着天边。天空蓝蓝的,像是被阳光照了一天的海水,近处白云如帆,在蓝海里悠然飘动。她取下画板,放在桥的护栏上,勾画起来。方志强也跑过来,站在桥头,歌喉大开:
  “泉水叮咚,泉水叮咚……
  秦榛只是画了个草图,并没有细心描绘,良辰美景尽逍遥。她不愿让这美好的时光在画板上消失。他们继续往前走。
  秦榛边走边摘野花。方志强拣起石头往树林里投去,石落声惊动了静谧的野林……
  时间在脚下慢慢地溜去,志强找到一块比较干净的平地,招呼秦榛过来。她把采的那些五颜六色的鲜花拿过来,边看边闻,一忽儿在空中高举一下,一忽儿又在志强面前恍动,真是爱不释手:这鲜花里仿佛寄托着青春少女的梦。
  野餐的时候,他们彼此望着,会心地笑一笑,对天底下人与人的巧遇,人与人的情感和人与人的交往感到那么微妙和神秘。他们不知道将来会发展成什么样子,但至少现在,此时此地,他们同在一片蓝天下,在同一块土地之上,呼吸着同样的空气,浑身流着同样的期望和热情。吃完野餐,他俩个就地躺下休息。方志强并不守本份,动手动脚的,却被她拒绝了。“难道你不怕这明亮的阳光嘲笑吗?”
  方志强不再动弹,死尸一般地躺着,但并不想睡,斜向一侧,望着那簇鲜花:红的、兰的、黄的、粉的、白的,在那里闪动。看了一会儿,把目光移远,静耳细听,仿佛秋林邕邕索索在吟叹。阳光透进来,稀稀疏疏,明明暗暗,闪闪烁烁的,形成了五颜六色的林韵。这时,方志强从地上站起来,说:“咱们该走了吧?”
  “走!”秦榛说着,费了好大的劲才把疲倦不堪的身体从地上搬起来。
  方志强拉着她的手走出森林,回顾了好半天,然后才踏上归程。
  太阳刚刚西斜,风和日丽,景物鲜明。在这样一个绝好的天气,方志强实在不愿马上回到那讨厌的学校去。他在酝酿着另一个想法:一叶小舟在碧绿的湖面上悠悠然然地漂着,他和秦榛对面而坐,卿卿我我,相得益欢……那是多么激动人心的场景啊!
  公共汽车快到燕春饭店,他才把去长安公园的计划告诉秦榛,然后询问:“行吗?”
  秦榛不想扫他的兴,随即答应下来。
  公园里的秋色同样是美丽的。秦榛的兴致被她疲倦的身体破坏了,她再也感觉不出美来。她坚持走到等船的地方,坐了一会儿,等租到船,方志强扶她上去,可她没有划的力气,全由方志强代劳。一叶小舟在水上漂着。方志强的情话一下子就说完了。秦榛今天没有创造出多少情话,她的情绪很不好。她累极了。坐在晃悠的船上,恍若步入梦境。她建议今天早点结束,方志强同意了。
  上了岸,走了不到百米,她顿觉身体不适,又一次坐下来休息。此时的她,仿佛被万箭穿心,流尽了全身的血液:脸色苍白无力,眼神阴郁郁的,微微颤动的嘴唇暗示出惆怅和悲哀。她看着站在一旁焦烦不安的方志强,脸上浮现出给他泼了冷水的那种不安。这时她想起一件事。这件事本来早该告诉他,可竟忘了。“现在说出来,会使他高兴的。”想到这儿,她用镇定的眼神看了他一眼,问:       “志强,你还记得少林寺吗?”
  “记得呀,你在那儿画了不少的画呢?”方志强很轻松地说着,处在甜美的回忆里。
  “对,我就是想告诉你关于那画的事,那幅‘菘山雾照’获奖啦!”
  “是吗?”方志强不禁夸奖道:“那太好了,为什么你不早点告诉我呀!你应该早点告诉我,也好让我早点为你高兴啊!”
  “我现在告诉你也不晚呀!”她嘴角微微颤动,想笑却是勉强的。
  “我祝福你,真心地祝福!”他兴致勃勃地说。
  “那你呢,还有你的一份呢?那……也允许我为你祝福吧!
  这个消息确实让方志强高兴,而秦榛在这个时候告诉方志强这个喜讯,也算恰到好处。
方志强高高兴兴地搓着手,在地上走了几圈,然后回过头来说:“秦榛,你很有前途,今后一定会成为出色的画家的。”
  秦榛对这种鼓励,淡淡一笑,想站起来继续走,可刚起来,突感头昏目眩,身子歪了一下,方志强赶紧扶住她,焦急地问:“秦榛,你怎么啦?是累坏了吗?”
  她说不出来,脸色比刚才更苍白,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滚落下来。
  “怎么啦,你怎么啦!”方志强有点惊慌失措。
  秦榛想到什么,慌惑一阵后平静了下来。“可这种事,怎能告诉他呢?不能!”她想着,尽力控制住身体和情绪,慢慢地说:“没什么,大概是太累了。”方志强搀扶着她一步一步地朝公园外走去。
“小秦,我想你应该给我说实话,天蹋下来有我顶着,你不能把痛苦一个人承担,这样未免太不公平啦,你说呢?”
  方志强的话,已经给了秦榛明白的信号,但秦榛还是没有说出真情。她在权衡利弊。她最担心的是怕连累方志强,影响他的前程。想到这儿,她还是那句话:
  “没什么,真的,今天玩得时间太长,累的。”
  方志强看着秦榛有气无力的样子,他想到那个可怕的夜,不觉后悔起来,于是用亲切的声音问:“小秦,说真的,是怎么回事?”
  秦榛要尽可能摆脱那可怕的预兆,尽可能表现得轻松一些,但那毫无血色的脸颊、那内心深处的懊丧和悔恨、那为着青春少女的前途所表现出的担忧,……这一切,是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住的。
秦榛越是极力掩饰,方志强越是怀疑:“小秦,说真的,你快说呀。其实,你不说,我也猜出来了,是……”
  不等他说完,秦榛已经伸手捂住他的嘴。方志强把她的手慢慢移开,仍然在安慰她:
  “小秦,这事全怪我,怪我太鲁莽。这是我一手闯下的灾祸,我真浑,我不是……”
  秦榛没让他说完,她不愿听到那不堪入耳的自怨自艾的话。
  “怎么办呢?”
  此时秦榛在想这个本来现在不该遇到的难题。她面对的是一杯苦酒。这杯苦酒是他们酿造的,现在该由他们吞下了。他们与别人是多么的不同:在别人这是甜蜜的、欢喜的、幸福的,在他们则是苦涩的、悲伤的、忧愁的;在别人会得到家人、亲朋好友的祝福和喜贺,在他们得到的将是唾弃和蔑视……
  “小秦,你在想什么?”
  “没什么。”
  她说完已是泪水涟涟,那分明是伤心而又悲怆的。
  一个女人的不幸往往就因为她是个女人。在眼前这位长身玉立、风姿绰约、前程似锦的女大学生面前,突然出现了一条恶浪翻滚的大河,她为之震动。恋爱好比一朵绚丽的鲜花,她要经过含苞欲放和花事阑珊两个阶段,在时间延续中由一个阶段推进到另一个阶段。可这两个阶段一下子被秦榛走完了。这是多么凄凉的景象啊!
  谁之过,是天还是地,是空气还是土壤?全都不是。秦榛悔恨不已,浑身在瑟瑟发抖。仿佛人世间的灾难一下子向她袭来,她毫无准备,半点抵抗能力都没有……她哭着,泪水从心头打着漩儿流出来。
  方志强也噙着泪花,可尽力控制着不让它掉下来。他觉得无脸面对众人。望着遥远的人生,望着浩渺的天空,望着眼前的一切,他不知所措。人生在开他的玩笑,天空也在嘲讽他、咒骂他,让他无地自容。他的勇气,他的所谓政治家的风度,他的诗人一般的潇洒消失殆尽。他成了落水的凤凰,此时还不如秃头的鸡。他怀疑站在秦榛身边这个手足无措的男子汉,是不是那个在考验面前临危不惧的方志强呢?等稍稍平静一些,他强打精神,耐心劝慰她,掏出手帕给她擦泪。他发现一向活泼可爱的秦榛在这突然的打击面前一下子苍老了……
  尽管方志强尽其所能地劝慰她、开导她、鼓励她,但她的泪水却照样淌着:擦不完也止不住……
走到工人文化宫前的公园里,俩人紧紧抱在一起,目光呆滞,彼此对视,不知道今后的路该怎么走:谁知道这人生竟是这么一回事啊!
  大街上行人匆匆,天空灰暗的光线远远地斜射在他们的脊背上。
  长安街与青园街的交叉路口处有一个书亭。在经过那里时,秦榛站住了,望着玻璃窗内一本刊物封面愣着神。那是一位妙龄少女,身着彩色泳装斜躺在阳光里。她那含笑的眼睛神情地望着湛蓝的天空,彩色泳装下的胸脯高高隆起,两条玉臂枕在脑后,白暂而修长的大腿微微曲着,丰腴的体态在淡黄色的沙滩上刻写出人生的梦。她望着,久久舍不得离去。她的心灵在那里呼唤着:“秦榛啊秦榛,你有多好的天赋,靠着这种天赋和勤奋,你已经闯入了绘画的艺术殿堂,而且已经有了相当的造诣,倾注着你心血的一幅幅作品有的已经在省级评比中获奖。你已经戴上了比别人更美丽的花环,你的青春,在熠熠生辉。你的前程铺满美丽的鲜花……可你……这是为什么呢?……”
  她又是一阵饮泣,那带着咸味和苦涩的泪水,在她苍老的脸颊上停滞住。那泪也是悲切的,它仿佛也要为她的主人打抱不平哩!
<--EndFragment-->

 

  作者: 责任编辑:王媛
 
 [返回上一页] [打 印] [收 藏]
· 七十三
· 七十二
· 七十一
· 七十
· 六十九
· 六十八
· 六十七
· 六十六
· 六十五
· 六十五
· 六十四
· 六十三

热门文章

 
· 河北中烟工业公司
· 邢台家乐园集团
· 金石为开诚信至 凤舞九天祥瑞来——河北金凤集团
· 诚信 ,一条越走越宽的发展之路——家乐园集团发展七周年纪实
· 乘势而上 狠抓落实 推进全市交通事业更快更好发展——在2006年全市交通工作会议上的讲话
· 张家口市交通局
· 民主法制网主要工作人员
· [图文] 张家口龙兴集团有限公司简介
· [图文] “民主法制网”的由来
· 廖礼基:人生因奉献而精彩
 

相 关 链 接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

::::::::关于本站 | 重大报道 | 业务推广 | 版权声明 | 网群单位 | 网站地图  招贤纳士 | 联系我们 |::::::::

常用域名: www.mzfz.gov.cn www.mzfz.gov.cn  通用网址:民主法制网   中文域名: 民主法制网.cn

河北省人大建设研究会主管  民主法制网版权所有  河北民一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制作及维护

本网法律顾问:河北马倍战律师事务所 联系电话:0311-87770713

建议使用1024*768分辨率  冀ICP备13007725号-1站长发发 免费流量统计系统